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财富箱
切换到宽版 开启辅助访问

xlongwei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用新浪微博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搞定

搜索
xlongwei 小说 文学 其他小说 凡尔纳三部曲 《哥利纳帆夫人》

《哥利纳帆夫人》

小说:凡尔纳三部曲| 作者:凡尔纳| 更新时间:2017-04-18 16:27:34| 字数:7647| 加入书签 |全文|下载|拼音

玛考姆府位于吕斯村附近,是苏格兰南部颇具有诗意的一座住宅,俯瞰着吕斯村的那一美丽的小山谷. 乐蒙湖的清波浸浴着高墙的石基,从很远的年代里,这座住宅就归属哥利纳帆家了. 哥利纳帆就住在罗布. 罗伊与弗格斯. 麦克格里高这些英雄的故乡,仍保存着古代英雄的好客遗风. 当社会革命在苏格兰爆发的时代,许多佃户都因为无力缴付过高的地租被领主赶走了.这些佃户有的饿死了,有的做了渔夫,有的则离开了家乡. 整个社会都陷入了绝望的境界. 在所有的贵族中,仅有哥利纳帆这一家族认为信义约束贵族与约束平民是一样的. 并且他们对佃户始终以信义相待. 因此他们的佃户中没有一个丢开自己的老家,没有一个离开他们的故乡,个个都继续做哥利纳帆氏的臣民. 所以就是在那种恩断义绝的乱世,哥利纳帆氏的玛考姆府自始至终仅有苏格兰人住在里面,和现在邓肯号船上仅有一色的苏格兰人一样. 这些苏格兰人都是老领主麦克格里高,麦克法伦,麦克那布斯,麦克诺顿的庄户的子孙,就是说,他们全都是土生土长在斯特林和丹巴顿两郡的孩子们,他们都是些老实人,全心全意地忠于旧主,其中一些人还会古喀里多尼亚(苏格兰的古称)的语音.哥利纳帆爵士家资颇厚,一向仗义疏财,他的仁慈还超过他的慷慨. 因为慷慨还是有限度的,但是仁慈却要是无边

的. 这位身为吕斯村绅士的玛考姆府的“主人”

,是英国贵族的元老,代表着本郡. 但,由于他的雅各派(英国忠于英逊王詹姆士二世的一派)

的思想,由于他不愿逢迎当时的王朝,所以,他颇受英国政客们的歧视. 再有,他始终继承着他先辈的传统,坚决抵抗英格兰人的政治侵略,这更成为他被歧视的原因.虽然爵士不是个胸襟狭隘、智慧平庸思想落后的人,不过,他尽管打开着他那一郡的大门,迎接一切进步的事物,但他内心总是苏格兰第一,他在皇家泰晤士河游船会的竞赛中用他们的快速游船与人家较量,正是为着要替苏格兰争光.哥利纳帆爵士现年32岁,身体高大,容貌有些严峻,但是眼光却无限的温和,他的整个仪表反映着高地(苏格兰南部地区的名称)的诗意. 现在,人们都知道他十分豪爽,敢作敢为,行侠仗义,颇有古代骑士的风度,确实是一位19世纪的弗格斯(中古时期的苏格兰君主,骑士的领袖和典型)。

从另一个角度讲,最突出的还是他那一片仁爱的心肠,他甚至比中世纪基督教圣人玛西还要仁爱,他恨不得将他穿的大衣整个都送给高地的贫民.哥利纳帆爵士与海伦小姐结婚才不过3个月. 海伦小姐是有名的旅行家威廉. 塔夫内尔的女儿,威廉是为了研究地理同时热衷于勘探而牺牲生命的.海伦小姐不是贵族出身,但她为纯粹的苏格兰人,这一点,在爵士看来,就抵得上任何一个贵族门第了,她是个妩媚、勇敢、热情奔放的少女,吕斯村的绅士就同这样的一个女郎,最后结成终身伴侣了.

当他初次遇到她时,她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几乎没有财产,独自住在她父亲的一所房子里. 而且他知道,这个可怜的少女会是一个贤惠妻子,因此他娶了她. 海伦小姐才22岁,是个金发美人,眼睛蓝得如同苏格兰春天早晨的湖水一样.她对丈夫的爱超过她对丈夫的感激.看她那般怜爱丈夫,看起来就仿佛她自己是个富豪的继承人,而丈夫却是个无人过问的孤儿. 至于她的佃户们和仆役们,他们都称她为“我们仁慈的吕斯夫人”

,即使为她牺牲生命,也都是心甘情愿.哥利纳帆爵士与海伦夫人幸福无比地生活在玛考姆府里. 府外湖边的幽径充满了枫树与栗树的深荫,湖岸上还有人唱着古朴的战歌.荒凉的山峡里还有许多古代建筑的遗迹,令人忆起苏格兰历史上的光荣. 他们夫妇俩常常在这些美好的风景中散步.今天,他们钻入白桦树或落叶松的林子里,在一望无际的霜叶初黄的灌木丛中消失了. 明天,他们又去攀登乐蒙山的峻岭,或骑着马在人迹罕见的幽谷里奔驰,观察着、体会着、欣赏着那富有诗情画意、直到至今日还被称为“罗布. 罗伊之乡”的胜境,以及沃尔特. 司各特所歌颂的那些著名的景致. 傍晚的时候,当“麦克. 法伦之灯”在天边放出光芒之时,他们就去沿着府第外的小道徘徊. 这种古老的回廊象是给玛考姆府套上个象城堡一样的项圈.在那儿,沉思似的,他们俩立在一块孤立的石头上,在大自然的沉寂中,在淡淡的月光下,仿佛世界上再也没有别的人;夜幕降临,他们就陶醉在这神奇和胸襟开朗的境界里. 而且,只有两颗相爱的心灵才能领略到大地上的这种秘密与朦胧.他们结婚后的头三个月就是这样过去了. 但是爵士并没

有忘记他的妻子是一个大旅行家的女儿!他想,夫人的心中一定还保存有他父亲生前的那些愿望. 不出所料,他这种想法,一点也没错,邓肯号造好了,它将载着他们夫妇到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去,经过地中海一直到希腊附近的一带群岛.丈夫把邓肯号交与她使用时,我们可以想象到海伦夫人是多么的快乐啊!是呀,到那风光明媚的希腊去度爱情生活,想着蜜月在那仙境一般的东方海岸上度过,大家都可体会,世界上的幸福能有比这个更大的更美的么?

这时候哥利纳帆爵士已到伦敦去了. 当前的急务是要救援几个不幸的遇难船员,因此海伦夫人对这次短暂的分离,并不感到那么郁闷,只是惦挂着爵士,不知这件事能否办成.接到丈夫的一封电报的,第二天,她估摸丈夫很快就可以回来.晚上收到一封信说要延期,由于爵士的建议碰到了若干困难.第三天,又有一封信,信里爵士对海军部非常不满.这一天,海伦夫人心中忐忑不安起来,晚上,她正一个人闷闷坐在房间里时,忽然总管家哈伯尔进来,告诉她有一个少女与一个男孩,要求要和爵士说话,问她愿不愿去接见.“是本地人吗?”夫人问道.“不是的. 因为我不认识他们. 他们是乘火车到巴乐支(一个地名)

,再由巴乐支到吕斯村的,他们是步行来的.“管家回答说.”哈伯尔,请他们上来.“夫人道.管家出去了. 一会儿,那少女和小孩被引至海伦夫人的房里来了. 从他们的面孔一看就知道他们是姐弟俩. 姐姐十六岁,那漂亮的面孔显得有些疲乏,那双眼睛似乎是哭肿的,

那副表情既沉着又勇敢,那身装束既朴素又整洁. 这一切叫人一见就对她发生好感.她搀着12岁的弟弟,这孩子态度坚决,好象是他姐姐的保镖.谁若冒犯了他的姐姐,说实话,这条小好汉就会立刻站出来的.姐姐乍到夫人面前,有些愣了.海伦夫人赶快先开腔说:“你们想同我说话吗?”她边问边用眼光鼓励着那女孩.“不,不是找你. 我们要找哥利纳帆爵士本人.”那男孩用坚定的语气回答.“夫人,请原谅他.”姐姐立即说,用眼睛瞅着弟弟.“哥利纳帆爵士不在,”夫人又说,“我就是他的太太. 如果我可以代替他的话……”

“那么您是哥利纳帆夫人吗?”那少女说.“是的,小姐.”

“我想问问是关于不列颠尼亚号沉没的事在《泰晤士报》上登了一条启事的那位玛考姆府的哥利纳帆爵士的夫人吗?”

“是!”海伦夫人赶紧接着回答,“你们是什么人?……”

“我是格兰特小姐,夫人,这位就是我的弟弟.”

“呀!格兰特小姐!”夫人叫了起来. 一面把那少女拉到身边,拉住她的双手,同时又吻着那好汉的小脸.“关于我父亲沉船的事,夫人,您可知道些什么?

他还活着吗?我们还能见到他吗?我恳求您,请您说吧!“

“我亲爱的孩子,”海伦夫人道,“在这种情况下,我不愿意给你们一个空欢喜……”

“夫人,您尽管说,您说吧!我不怕听到坏消息,我是够坚强的,痛苦我能忍受下来的.”

“我亲爱的孩子,希望是非常渺茫的,不过,也可能有一天你们会跟你们的父亲重新见面的.”

“上帝呀!”格兰特小姐叫着,忍不住泪流满面,同时小罗伯尔抱住哥利纳帆夫人的双手直吻.一阵悲喜交加的情绪过去了,那少女不由自主地提出了若干问题. 海伦夫人对她说了捞获文件的经过,又根据文件说明了不列颠尼亚号如何在巴塔戈尼亚附近沉没了,只有船长和两个水手逃了性命,或许后来爬上了大陆. 他们是怎样用三种文字写了一个文件丢到海里,向全世界求援的.在海伦夫人这样叙述之时,小罗伯尔眼睁睁地望着她.他的生命仿佛就悬在海伦夫人的嘴唇上. 他的想象力在他的脑子里刻划出他父亲必然碰到的许多危险:他好象看见他父亲站在不列颠尼亚号的甲板上,看到他在海浪中挣扎,他仿佛和父亲在一起,扒住了海边的岩石,后来又气喘吁吁地在沙滩上爬着,离开了海上的怒涛. 在海伦夫人叙述时,他有好几次不自觉地叫了出来:“爸爸!我们可怜的爸爸啊!”一面叫着,一面靠着他的姐姐.格兰特小姐呢,一声不响,她双手合十,仔细听着,直到听完了,她才说:“啊!夫人!那文件?那文件呢?”

“我亲爱的孩子,那文件不在我这儿.我亲爱的孩子.”夫人回答.“不在您这儿吗?”

“不在. 为了你父亲,爵士将那文件带到伦敦去了. 但是文件里写的东西我都一字一字地告诉你们了,我们是如何找

出了文件的正确意义,我也告诉你们了. 在那些几乎全部被海水浸蚀掉的残余字迹中,而且波浪还保全了几个数字,只可惜经度……“

“不需要有经度呀!”小男孩叫道.“是,罗伯尔.”夫人一面回答,一面瞧着他那副坚决的神情,不禁微笑起来,“因此,你看,格兰特小姐,连那文件最细的地方你也知道了,你知道得和我一样多呀!”

“夫人. 是的. 但是我倒想看看我父亲的笔迹.”

“那么,等明天吧,或许明天爵士就会回来. 我的丈夫带着这个不可否认的文件,想把它拿给海军部的审计委员们看,这样以便鼓动他们立即派船去寻找你父亲.”夫人说.“是真的吗,夫人?您二位真替我们去与海军部交涉了吗?”那少女叫了起来,表示十分感激.“孩子,是的,我们不应接受任何感激. 随便什么人处在我们的位置,都会象我们这样做的. 但愿我们使你们心中产生的希望能够实现!请你们就住在我们家里,等爵士回来……”

“您对我们这样的陌生人这么同情,夫人,但我们不能因此而太打扰您啊!”少女说.“陌生人吗?!亲爱的孩子,你的弟弟和你在这屋里都不是陌生人呀,既然你们来了,我要爵士能告诉格兰特船长的儿女,这样的话,人家将要怎样设法去援救他们的父亲.”

这样热诚的邀请是不便拒绝的. 因此,格兰特小姐同意和弟弟在玛考姆府里等候爵士回来.在这一席谈话中,海伦夫人还没有提到哥利纳帆爵士在

来信中对海军部审计委员们的态度所显现出来的焦虑,也没有一字触及格兰特船长在南美洲可能被印第安人俘虏的事实. 这些话,要是说出来,那样的话肯定会令这两个可怜的孩子为他们的父亲担忧,减少他们所抱的希望. 那有什么好处呢?这是丝毫无补于事的呀. 因此,这两点海伦夫人决计不提了. 她回答了格兰特小姐的各项问题之后,反过来对格兰特小姐的生活和处境问长问短. 这时,她感到格兰特小姐似乎是她弟弟在世界上唯一的保护人.格兰特小姐的生活的处境是一段动人而简单的历史,这段历史更增加海伦夫人对她的同情.玛丽. 格兰特小姐与罗伯尔. 格兰特是格兰特船长仅有的两个孩子. 至于格兰特,是他们的姓. 船长的名字叫哈利.哈利. 格兰特在罗伯尔出生的时候就死了发妻. 每当他作远程航行的时候,他就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一位年老而慈祥的堂姐姐. 那个船长是个精明能干的海员,他既善于航海,又善于经商,一身兼备着一般商船船长所难具有的双重才干. 他住在苏格兰珀思郡的敦提城.在那里格兰特船长是本地人.他的父亲是圣. 卡特琳教学的牧师,曾经让他接受了完全教育.这是因为他父亲认为受完全教育对于任何人都永远是有利无害的,即使是对于一个远洋航行的船长,也是有好处的.哈利. 格兰特先做大副,到后来升做船长,在最初几次远洋航行中,业务颇有成就,到了罗伯尔出生后的几年,他已经积有一些资财了.在那时期他忽然想起一个伟大的计划,这使他的名字传遍了苏格兰. 他同哥利纳帆氏的人们一样,也和低地(苏格

兰中部)的若干世家大族一样,对那些一直侵占欺凌的英格兰是不满的. 在他看来,他的家乡——苏格兰的利益不可能是英格兰的利益. 正因为这个原因,他想以个人的力量来促进苏格兰的发展,决心在澳大利亚一带找出一片陆地来能使苏格兰能作大规模的移民. 他是不是要争取苏格兰人脱离大英帝国而独立呢?或许他是这样想的. 或许他曾把这个内心的想法泄漏出去了. 因此,不难了解,政府是不会为他这种移民计划给予支持的. 政府不但不支持,甚至还给他制造种种困难,而这种种困难,倘若是在别的国家,也许把有这种计划的人的性命都送掉了.但哈利. 格兰特却并没有灰心.他号召同胞发扬爱国主义精神,他自己拿出全部家产来实现计划. 他造了一只船,组成了一个船员队,全都精明能干. 他将儿女托给那年老的堂姐,那么他自己就出发到太平洋各大岛探险了.那是1861年的事.在头一年里,直至1862年5月,人们还不断地得到他的消息,但是自从六月里他离开卡亚俄后,以后便没有人再听到关于不列颠尼亚号的消息了,商船日报对船长的命运也只字不提了.就是在这时,哈利的堂姐死了. 从此以后,这两个孩子成了举目无亲的孤儿.那时,玛丽. 格兰特仅14岁,她勇敢坚毅,对这遭遇毫不畏惧,她把她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年幼的弟弟身上. 对于弟弟. 他不但要养,还要教呀. 这多亏了她的节约、谨慎与聪明. 她日夜劳作,为弟弟牺牲一切. 这位年幼的姐姐居然将教养弟弟的工作承担下来. 她沉着地履行了母亲的责任. 这种处境是非常动人的,两个孩子就这样生活着,倔强地安贫

吃苦,勇敢地和穷困作斗争. 但是玛丽只想到弟弟,她为他梦想着幸福的前途. 可怜呀!她一直认为不列颠尼亚号永远完事了,父亲是死了,死定了.当她偶然翻到《泰晤士报》上那条启事时,这时她忽然又从绝望中跑了出来. 她那种激动兴奋的心情实在是无法形容.毫不迟疑,他立刻决定来打听一下消息. 哪怕这消息告知她父亲的尸体在荒僻的海边的一只破船底里发现了,也比那种受生死不明的痛苦好些,比半信半疑、牵肠挂肚的折磨好些.所以她将这消息和她的决心告诉了弟弟,当天两个孩子就乘上去珀思的火车,到晚上就到了玛考姆府,到了玛考姆府,玛丽又在长久的忧虑之后开始有了希望了.这就是玛丽. 格兰特向海伦夫人所讲的她的苦难历史.她简单地说着,没想到在这段历史里,在这漫长苦难的岁月里,她是个英雄女郎. 然而海伦夫人却想到这一点,有好几次她不住滴下了眼泪,这时将她姐弟俩紧紧地搂在怀里.对于罗伯尔,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段故事,他睁着两只大眼睛,听着姐姐说,他现在才知道姐姐过去所做的一切,所忍受的一切. 一直到了最后,他抱着姐姐叫道:“呀!姐姐呀!你就是我的亲妈呀!”这是从他内心深处不由自主地发出来的.大家谈着谈着,不知不觉已是深夜了. 海伦夫人怕两个孩子过于疲乏,不愿意把话拉得太长,于是便把他们姐弟领到替他们准备好的卧室里去了. 他们倒下就睡着了,梦想着美好的未来. 他们走开之后,夫人就让人把少校请来,而且

把当晚和两个孩子的谈话全部告诉了他.“好个小女孩呀,玛丽. 格兰特!”少校听完后,赞叹地说.“让老天保佑我的丈夫交涉成功吧!”海伦夫人说,“不然这两个孩子的处境更不堪设想了.”

“他会成功的,否则海军部那些老爷们的心肠可真是比最硬的岩石还要硬.”

即使少校如此保证,海伦夫人还是不放心,这一夜都没有睡好.第二天天一亮,玛丽. 格兰特与她的弟弟就起来了. 他们正在院子里走来走去,这时忽然听见一阵马车声. 哥利纳帆爵士快马加鞭地赶回来了. 差不多就在这时,海伦夫人由少校陪着也到了院子里,直朝她丈夫奔去.爵士仿佛很忧郁,很失意,很愤慨. 他拥抱着他的夫人,但没有说一句话.“爱德华,怎么啦?”夫人急问道.“怎么啦?我亲爱的海伦,那班人一点心肝都没有!”

“难道他们拒绝了?……”

“是呀!

他们拒绝将船给我!

他们说,为了寻找富兰克林,曾经白费了几百万!

他们声称文件太模糊,看不懂!

又说,那些不幸的人业已失踪两年了,那样就很难再找到他们!他们既然落到印第安人的手里,必将被带到内陆去了,怎么能为这三个人——三个苏格兰人!——搜查整个巴塔戈尼亚呢!

这样做既无益又危险,到时牺牲的人可能要比被救的人还多.总而言之,他们不愿意,什么理由都搬得出来. 他们还记得格兰特船长的那个计划呢,这可怜的船长没救了!“

“我可怜的父亲呀!”玛丽. 格兰特叫了起来,跪到爵士的跟前.“你的父亲!怎么回事,小姐?……”爵士看到这个女孩跪在他面前,吃了一惊,问道.“爱德华,这是玛丽小姐以及她的弟弟,格兰特船长的两个孩子.”海伦夫人说,“海军部这样一来,他们注定是要做孤儿了!”

“小姐,”爵士一边说,一边扶起这少女,“假若我早知道你们在这里……”

他的话讲不下去了.院子里只听到断断续续地呜咽声,冲破这一片苦痛的沉寂. 爵士,夫人,少校以及静悄悄围在主人旁边的仆从,谁都讲不出话来,不过可以看得出,这些苏格兰人没有一个不对英国政府的决定表示愤愤不平.少校先开了口,他问爵士道:“这么说,没有希望了?”

“是没希望了.”

“那么,好吧!”小罗伯尔高声叫道,“我出去找那班人,我们倒要看看……”

罗伯尔这句发狠的话没说完,就被他的姐姐制止住了.然而他两个小拳头握得紧紧的,显出一肚子的愤愤不平.“罗伯尔,不能这样,不能这样!

这些好心肠的大人们为我们已尽了力了,我们要谢谢他们,我们永远感谢,我们走吧.“玛丽说.”玛丽!玛丽!“夫人喊道.”小姐,你要往哪里去呢?“爵士问.

“要去跪在女王的面前,我们要看看女王是否对我们这两个为父亲求救的孩子也装聋作哑.”

哥利纳帆爵士摇摇头. 他并不是怀疑女王陛下的仁慈心肠,而是他料到玛丽. 格兰特见不到女王的. 求恩的人极少能走到王座前面的石阶上. 这是因为英国人在王宫的大门上和他们在轮船的舵盘上一样,都写着:“请乘客勿同掌舵人说话.”

海伦夫人明白丈夫的意思. 而且她也晓得这个少女去求见女王是不会成功的. 她眼看着这两个孩子就要过着绝望的生活了,这时,她心中升起了一个伟大而慷慨的念头.“玛丽. 格兰特,你们等一等,我的孩子,听我说.”

玛丽本已搀着弟弟要走了,她停了下来.眼泪汪汪的海伦夫人,声音坚决并且脸色兴奋地走向她的丈夫.“爱德华,”她对他说,“格兰特船长写了这封信将它丢到海里的时候,他是把信托付给了上帝,是上帝把这封信交给我们的呀!毫无疑问,上帝要我们拯救那几个不幸的人.”

“海伦,你的意思怎样?”爵士问.全场的人都静悄悄地听着.“一个人倘若结了婚以后能做一件好事,他应该是感到无限的幸福的. 那么你,亲爱的爱德华,你要让我快乐,曾经订了个游览旅行的计划. 但是能拯救被国家遗弃的一些不幸的人,我想,那是天下最快乐的,这是更有价值的事呀!”

“海伦!”爵士叫了起来.“你明白我的意思了?

爱德华,亲爱的!

邓肯号是一条轻

快牢固的好船,它经得起南半球海洋上风浪!

假若需要的话,它可以作环球旅行,我们就出发吧,爱德华!我们去寻找格兰特船长.“

听到这一番话,爵士早就对他那年轻的夫人伸出两只胳臂了. 他微笑着紧紧拥抱着她. 此时,玛丽和罗伯尔也拉住她的双手直吻. 在这动人的一幕中,所有仆从都感动了,兴奋了,不由自主地在内心发出了充满感激的呼声.“乌啦!乌啦!乌啦!!!拥护吕斯夫人!拥护哥利纳帆爵士与哥利纳帆夫人!”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
QQ|手机版|xlongwei ( 蜀ICP备15005560号  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返回顶部